湖北一高校调查:65.45%大学生难说一口地道方言

发表时间: 2021-04-19 10:11:41 近日浏览量:加V7798OO877
已实名电话卡联系【+V:779800877】【V:TXT3998】免实名制手机电话黑卡、不用实名激活手机电话黑卡、无需实名手机卡电话黑卡【五年老店】【信誉第一】拉维奇手势遭口诛笔伐 涉嫌种族歧视嘲讽亚裔评论:乡村小学高级职称为何总被校长独吞外交部回应台湾不能参与世卫大会:须遵照一个中国原则

  当中学生遭遇社交障碍

  编者按

  “我的骨髓里有一种东西,那就是孤独。我的心是结冰的江面,我像孤舟中的老翁,在江面上独钓,其中的滋味,只有我自己能懂。”

  这是不久前,本报中学生版收到的一位初中女生的投稿。性格内向、沉默的作者,渴望被集体接纳,却不知如何主动与同学交往。直到在一次月考中取得年级第一的成绩,她才找到了这个突破口。

  曾任中国心理协会副理事长的上海师范大学心理学教授卢家楣表示,青少年群体之间的社交是人社会化的重要过程,关系到青少年的身心健康和今后学业、事业发展。

  本报编辑部派出记者去采访部分中学生和相关的专家,希望能为遇到人际交往方面压力和困惑的中学生们提供建议,让他们更顺畅地迈出人际交往的第一步。

  ——————————

  别让网络交流削弱现实社交的能力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在采访中发现,不少中学生遇到了人际交往方面的压力和困惑。

  初二学生小邱注意到,身边不少同学在线上、线下好像两个人。高三学生平平说,有的同学现实中不太主动,但在网上会更“真实”一点,“感觉他们有自己的小圈子,QQ空间出现的评论很多都来自网友。”

  高二学生世同也感觉到这种现象比较普遍。大家在“二次元”里更容易找到兴趣相投的人,有的甚至光是追星的粉丝讨论群就有七八个。他觉得,网络社交比起日常交集轻松很多,在社交网络已经可以满足社交需求的情况下,大部分人可能不愿主动迈出舒适区,尤其是性格比较内向的人。“有点像恶性循环,越封闭就越找不到话题。与其难以融入,不如选择自己一个人。”

  全民上网的时代,中学生的社交生活正在发生变化。

  团中央与中国互联网信息中心2020年5月联合发布的《2019年全国未成年人互联网使用情况研究报告》(下称《报告》)显示,2019年我国未成年人互联网普及率达到93.1%,32.9%的小学生网民在学龄前就开始使用互联网。

  《报告》显示,初中是未成年人网络社会属性形成的关键期。初中生在网上聊天、使用社交网站、逛微博、逛论坛、看新闻、购物等各类社会化活动的比例相比小学生显著增长。如初中生上网聊天、使用社交网站查看或回复好友状态的比例,分别比小学生高31.5%和29.8%。

  网络社交意味着什么?上海外国语大学附属浦东外国语学校心理教师蔡丹艺分析,网络社交一方面能拉近人际交往的距离,尤其有利于日常生活中不善言辞的人;但人在网络交流时难以注意到别人的感受,如果无所顾忌,还会伤害到他人。

  “网络再方便,也不能只通过网络交流。”蔡丹艺说,网络交流只能通过语言文字,而现实交流传递的情感是连贯的,话语、表情和身体语言都能传递情绪,“两个好朋友坐在一起,哪怕不说话,依然感觉状态是美好的。”

  曾任中国心理协会副理事长的上海师范大学心理学教授卢家楣表示,青少年产生社交焦虑(或称社交恐惧)可能由内部、外部多个因素导致,网络是外部因素之一。“现在经常出现这种情况:家庭聚会时孩子们都在低头看手机,不愿意和长辈沟通,甚至吃饭还要催着。这是因为青少年习惯于沉浸在网络空间,不自觉地减少了实际交流的兴趣,社交能力在萎缩”。

  由卢家楣主编、国内百名心理学专家撰写的《青少年心理十万个为什么》就该问题给出建议:教育者要引导孩子认清网络交友的利弊,关注孩子在现实交往中是否遇到困难。可以鼓励孩子从简单表达内心感受开始,试着渐渐向家人朋友敞开心扉;主动组织家庭间聚会等活动;引导孩子在旅行、兴趣班、社会实践活动中拓展交友圈。

  孩子自信心的源泉,是父母发自内心的悦纳

  小邱在和同学交流时惊讶地发现,有的成绩非常优秀、被大家所“敬仰”的“学霸”,竟然总是觉得自己做得不够好,觉得难以融入集体,主要原因就是缺乏自信。“他们渴望被集体接纳,却不会跟父母或老师说,连跟同学倾诉都很少,好像只能沉浸在网络世界或者学习的海洋中,不知道还能做什么。”

  在心理咨询中,蔡丹艺接触过不少这样的孩子。她认为,这与孩子本身性格有关,也与家庭教育情况密不可分。“家长总是期待孩子开朗、外向,比如孩子最好从小就能主动和人打招呼。但人的性格难以彻底改头换面,越是让孩子做违反本性的事,孩子内心越是紧张、有压力,或者即使勉强做了也达不到家长的要求。长此以往,孩子人际交往的自信和底气削弱,更不容易往开朗、外向的方向发展。”

  蔡丹艺说,自信是人对自己的肯定和接纳,小学、初中阶段的孩子,自信心建立根本上来自家庭;长大一些以后,可以通过思考自我改善。曾有位各方面都很优秀的学生在心理咨询室告诉她:无论是学习成绩,还是弹琴、画画,总有别人超过我,我觉得自己一无是处;这样的话我只能在这里说,如果在班上说,一定会被认为是在“凡尔赛”式炫耀。

  “有这样的思路,就是因为孩子从小总被父母提要求。家长也会鼓励、肯定,但总是悬一个很高的目标,孩子永远都达不成,需要更努力。”蔡丹艺用近期的热门电影《你好,李焕英》打比方:女主角从小成绩不好,也不漂亮,但妈妈只希望她健康、快乐、能过得好,这就是发自内心的欣赏和接纳。“发自内心的悦纳是很难伪装的,而孩子往往敏感,能在父母的评价中觉察到微妙的态度不同。”

  卢家楣分析,除了网络因素,学校、家庭教育对孩子分数的过度关注、忽视社交能力培养也是导致其社交障碍的外部原因。同时,这与青少年的经历、认知、情感等内部因素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调查显示,社交上不愉快的经历,往往成为青少年社交障碍的诱因和起点;他们也因此容易在认知上产生负性思维,倾向于捕捉到他人言行举止中的负性信息,或作出负面解释。在情感上,有社交障碍的孩子往往自信心不足、有自卑感,或者自尊感过强。

  “青少年还有一些特有的思维特点,比如总觉得别人在关注他/她,脸上长了痘痘都很紧张,这是‘聚光灯效应’;还有‘闭锁性’,有什么事情总是埋在心里,或者自我强化负性情感体验,久而久之就越来越不自信。”卢家楣说,教育者可以用一些小技巧帮助孩子培养自信,比如教师在课堂上让学生回答有把握的简单问题,多一些口头鼓励,让孩子获得成功体验,并帮助他们不断强化这种正向情感。

  卸下压力,允许自己当一个在路边鼓掌的人

  中学生应该怎样迈出人际交往的第一步?

  小邱说,她向往的社交状态是大家各抒己见,没必要强行跟着某一方的思路走,平等而舒适地交流。两位高中生分享了自己在社交中从不自信到自信的经历,共同点是加强“钝感力”。平平说,她曾经很担心自己说错话,后来读了《被讨厌的勇气》,尝试“假装自己是个很自信的人”,结果真的变自信了。

  世同则建议,可以在团体中试试做一些意见输出,不必太介意别人的不同看法,“只要自己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他认为,从习惯性附和到主动输出意见,是一个十分有效的转变,“比如我,一开始都是别人约着出去玩,慢慢也学会自己组织活动了,就像游戏里的小辅助一下子变成输出了。”

  卢家楣告诉记者,过分注意周围人的评价,是青少年在认知方面的特点。在中学阶段,孩子在意同伴的看法,甚至超过父母和老师。“比如父母希望孩子多吃一点、身体健壮一些,孩子却追求苗条、要节食,就是因为同伴群体中的外貌评判标准和家长不一样”。

  卢家楣说,青少年要走出社交障碍并不困难,可以学习一些普遍性的人际交往技巧。比如,与人交谈态度要大方;对他人善意的表示要积极呼应;在讨论场合不要总是畏缩,找到机会就讲出来,哪怕只讲一小点,也会让人印象“加分”。而教育者可以创造机会,让孩子循序渐进地暴露在让他们害怕的社交场合,比如让上课发言容易紧张的孩子在课堂上讲一两句话,让孩子跟害怕交往的人远距离接触,等等。

  蔡丹艺提醒,青少年固然需要培养一定的人际交往能力,家长、教师和社会也应该接纳不同性格的人,青少年则要学会探寻内心、接纳自己。“现代生活节奏快、社会竞争激烈,家长从自己的生活工作体验出发,觉得孩子只有热情外向才能被人看见、才能占优势,但其实很多成功人士都是内向性格的人,他们内心丰富、善于思考,只是表达方式不一样”。

  在心理咨询中,蔡丹艺遇到不少对自己社交状态不满的孩子,他们人缘没那么好,羡慕那些落落大方、受欢迎的核心人物,向往受人瞩目的“高光”时刻,自己的性格却是封闭、内向的,所以总有压力。她曾帮一位低年级孩子做沙盘演练,让他发现自己内心真正向往的舒适状态,其实是独处的、安静的,只需要一两个朋友。

  “其实,要维持有很多朋友的状态,需要付出大量时间精力,独处思考的时间就少了,那不一定是你内心真正向往的。要找到让自己放松、舒服的状态,允许自己在人群中当一个在路边鼓掌的人,而不是非要当跑道上的第一名。”蔡丹艺说。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魏其濛 来源:中国青年报

【编辑:黄钰涵】
展开全文↓
相关报道